不是少白头但是爱焗油

不甜不要钱

慢慢喜欢你 1

纪实向HE | 勿上升 | 已完结



尤长靖醒来的时候屋里一片漆黑,一瞬间觉得自己像武侠小说里刚结束闭关的大师,练就盖世神功,不知今夕何夕。摇了摇有点晕的头,他习惯性地伸手摸了摸床左边的位置,是空的。于是清醒过来,原来自己不是大师,也没有什么盖世神功,头痛的原因是一连几晚的失眠。

抬手按亮床头柜上的闹钟,2025年4月1日11点11分,从3月30号开始算的话,今天是他和林彦俊冷战的第三天。十一点十一,这是什么坏兆头。尤长靖看着旁边空空的枕头,叹了口气。


最近是组合巡演过后难得的休息期,尤长靖却躺在床上想念起了之前没日没夜排练的日子,至少那时候他们不能像现在这样对对方避而不见。

门铃突然响了,他条件反射一般从床上弹起,冲出卧室,打开大门。门外的陆定昊看着他闪着光的眼睛突然黯淡下去,瘪了瘪嘴说:“真是让您失望了,要么我先走一步?”

尤长靖赶紧拉住他的手臂:“对不起对不起我刚睡醒,忘了我约了你了。”


尤长靖洗漱完毕,坐在桌边,盯着陆定昊帮他泡好的牛奶麦片开始了又一轮神游。

“哎哎哎,你不看我也就算了,你看看吃的啊。”陆定昊看不下去了。

“啊,噢。”尤长靖端起碗,发现自己毫无食欲,于是又放下碗,起身去冰箱拿了听啤酒。

“到底怎么回事啊?这总不是整蛊我的愚人节玩笑吧?”陆定昊看着尤长靖开啤酒的表情,摇头苦笑,“唉好啦我知道不是开玩笑,你演技要有这么好早就去接戏了。不过你俩以前闹别扭什么的不是一转眼就好了吗,这次是怎么了?”

尤长靖这三天来也不止一次问自己,这次是怎么了。这次吵架的导火索跟以前没什么不一样,但结果却跟以往的每一次都不一样。

“唉,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大概就是,我跟那个女歌手又一起唱了爱情电影的主题曲,然后参加宣传活动的时候被记者问了总合作唱情歌的感受什么的。那个场合又当着女生的面我能怎么说……”

陆定昊听到一半觉得匪夷所思:“那不就是吃醋?你跟她也不是第一次绯闻见报了吧。”

尤长靖又灌了几口啤酒,低头说:“他跟我说,不要把他做的所有事都当作理所应当。”

陆定昊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开口安慰。


林彦俊这个名字现在已不同往日,从百分九出道,到后来回到香蕉九人出道,再一直到现在,他改变了很多,比如变得会更主动也更自如地在镜头前展现自己的各个方面、变得唱跳rap甚至演技各方面都很强,是组合中个人活动最多也人气最高的人。最近几年开始宣传的“真性情”人设也广受好评,感觉现在的他不论做什么都是会被粉丝和大众支持、吹捧的。

平时陆定昊总是喜欢夸张地喊他什么“全能大明星”、“国民男友”,现在听到尤长靖说的这句话,他突然觉得,林彦俊付出的努力、做的一切好像都有原因可循了。

而这个原因,现在正坐在自己对面。陆定昊觉得说什么都很无力,于是抬手拍了拍对面人的肩膀。


“我想了想,好像真的是这样,把他为我做的所有事当作理所应当。但是我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尤长靖又抬头灌了两三口啤酒,“我倒情愿这是愚人节整蛊,跟八年前那次一样。”

经他提起,陆定昊突然想起了2017年的愚人节,那个以他和林彦俊为首策划的整蛊马来西亚人计划。


那天多云,周六,难得的休息日。林彦俊按照跟陆定昊约好的时间给尤长靖打了电话:“你妈妈好像来了,在公司门口等你诶。”

他们好几个练习生一起躲在公司门口附近,憋着笑看尤长靖一路小跑到门口,被一个送外卖的阿姨拉住说:“你是尤长靖?这是你的外卖。”然后看着目瞪口呆的尤长靖一回头被工作人员抓个正着:“公司的减肥餐不好吃吗?操场跑步去!”

等工作人员走了之后大家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尤长靖才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但跑步却是逃不掉的。


“诶所以后来他有去陪你跑步?”听尤长靖讲起当时的事,陆定昊心里突然燃起了八卦的火苗,“那你该不会当时就喜欢他了吧?还骗我说什么出道后才在一起的。”

“没有啦,当时我只是觉得这个室友还算有良心。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可能就是慢慢地,就喜欢上了?”尤长靖的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意,但想到那天林彦俊说的话,嘴角马上又回到原位。

“哎你乐观一点好不好,他为你做这么多还不是因为在乎你。你跟他好好聊聊,聊开了不就好了。”陆定昊恨不得帮他拨通林彦俊的电话。

“他这两天在外地拍戏。我们说好各自冷静几天。”一听啤酒喝完,尤长靖的脸微红,眼眶好像也有点泛红,“所以我买了明天回马来西亚的机票。”


晚上陆定昊离开前煮了一碗面,看着尤长靖吃完。

“那我先走啦。今天不许再喝酒了。你回马来西亚就好好放松,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有事打我电话。”

“好。路上小心。”

尤长靖走进卧室,把脸埋进被子里。



2 3 4 5 6 7 8 番外

评论(5)
热度(291)

© 不是少白头但是爱焗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