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少白头但是爱焗油

慢慢喜欢你 2

纪实向HE | 勿上升 |已完结


1


林彦俊拍完今天的戏份拿起手机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十一分。

导演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说:“小林今天辛苦了,演技又有进步啊。”他点头微笑。

搭戏的年轻女演员过来也想学导演拍他肩膀,林彦俊不动声色地躲开:“干嘛?”

小姑娘叹了口气:“你别这么紧张行不行,小报记者早回家了。而且就算被拍到,当个愚人节玩笑宣传宣传戏不也挺好吗。反正啊,你不拍戏的时候脸上就写着五个大字:我、不、喜、欢、她,全国人民都看得到。”

林彦俊看着她走远的背影,突然笑起来,既然全国人民都看得出他跟女演员不来电,那被夸演技变好就是真的又进步了吧。想告诉尤长靖,但打开手机,编辑又删除,最后也只发出去了两个字,晚安。


林彦俊很少跟尤长靖吵架,或者说,根本不吵,因为尤长靖是那种不会吵架的人。从认识他到现在,林彦俊从来没见他跟谁吵过架,一方面是因为尤长靖的脾气真的很好,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也不习惯用吵架的方式解决问题,通常就是找朋友吐槽几句、自己消化一下、或者被哄一哄就好得差不多了。

林彦俊回到酒店房间,一边洗澡一边开始后悔自己那天说的话,因为这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吵架,由于对方不会吵架,直接演化成了像冷战又不是冷战的彼此逃避。




那天林彦俊本来只是打算晚上去接尤长靖下班,但刚巧收工得早,就直接开车去了尤长靖路演的电影院,抢了经纪人的票看了电影,觉得尤长靖的声音配爱情电影真的不能更美了。放映结束,主创们出来跟观众见面,尤长靖作为主题曲演唱者并没有站在很中间的位置,但林彦俊觉得他看起来很从容,很成熟,很,光芒四射。他想起那张刚出道不久在LA拍的九人合影,那时的尤长靖站在最旁边,被站姿、表情衬托得像是团里最小的成员。而现在,他变得不一样了。

林彦俊看着台上露出笑容的尤长靖,觉得他这样很好,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做自己喜欢的事,也觉得他就这样就好,就这样在自己身边,一直笑着就好。能一直在一起,那林彦俊这么多年来为了变得更好而付出的努力就没有白费,他希望他们取得的成绩都能增添哪怕一点点的,面对未知未来的底气。

这时突然有记者提问,问尤长靖和身旁女歌手一起唱了那么多情歌的感受,女孩子笑得很甜很娇羞说让小尤哥哥回答,尤长靖也笑,全然不像林彦俊多年前模仿过的“尤长靖笑容”那么官方。林彦俊看着他笑着把问题回答得滴水不漏,答得投资方在笑,导演主演观众在笑,女歌手更是笑得脸红抬手佯装要打他,好像全场只有林彦俊一个人不在笑,只有他一个人因为这个回答心里堵得想哭。


林彦俊提前离场,在地下车库坐在车里想要冷静一下,却越想越憋得慌。

他不是一个喜欢把自己做的事都宣之于口的人,因为他觉得没必要,大部分事对他来说也不重要。但这件事不同。他虽然一直都觉得自己要更努力一点,在大众心中的印象更好一点,让尤长靖在这段关系里需要承受的少一点,但他仍然希望自己的努力和改变能被爱的人看到,自己的进步能被他肯定。然而近几年特别是近几个月,尤长靖说的最多的话变成了:“你不是一直都很厉害的嘛。”这让他难过多过开心,他难过自己的付出好像只被自己记住了,但被恋人夸总是开心的,所以每一次他都没说什么。一次次的难过堆积起来,终于在这天晚上爆发。

“等很久了吗?”尤长靖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发现林彦俊的表情不太对,“拍戏累到了?要不我来开车?”

“我们谈谈吧。关于你跟那个女歌手。”林彦俊转过头看他,表情严肃。

“啊?我和她?当然没什么啊,不是一直都传这种绯闻嘛,怎么突然这么严肃吓死我了。”尤长靖伸手抓住林彦俊的胳膊,摇了摇算是示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喜欢你。”

“我知道你喜欢我,那她知道吗?她知道你不喜欢她吗?大家又知道吗?我知道我们的关系现在不能说,还是,你就没打算过要说?”林彦俊有点哽咽,低下头沉默了两秒,说:“尤长靖,你不要把我做的所有事都当作理所应当。”

尤长靖轻轻放开抓住林彦俊胳膊的手,放回自己腿上交握,努力忍住眼泪。


那天回家的路上谁都没有开口。直到进电梯,林彦俊按下熟悉的楼层后紧接着按下自己房子所在的楼层,说:“我回家理东西,明天剧组要去外地。”

“好。”尤长靖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地回答,“等你回来再说。”

林彦俊家的楼层先到,他深吸一口气走出电梯,很慢很慢地往家里走,但直到听到身后电梯门关上的声音,他也没等到电梯里的人说一句话。




林彦俊洗完澡,已经是4月2号了。

躺在床上解锁手机,尤长靖没有回复他的晚安,但收到了陆定昊的信息:想想你的初心。


被问到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尤长靖,林彦俊一直都说的是慢慢就喜欢了,却没告诉过任何人他是在哪一刻确认了自己的心的。

是出道当天的凌晨。C位加上之前的风波让他压力巨大,在大家都回屋休息调整状态的时候他选择继续在练习室里把细节抠到最完美。尤长靖在旁边陪他,一遍遍帮他过。最后一遍顺利结束后,两个人都筋疲力尽,并排平躺在练习室的地板上。林彦俊闭上眼睛,祈祷这个太不真实的梦做得再快一些。他感到右边的人翻身,但也无力睁开眼睛。紧接着,他得到了一个姿势别扭的拥抱——他的左肩上搭了一只手,右肩上垫了一个下巴,右脸颊轻轻地与另一个右脸颊接触。

他们靠得很近,近得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他们什么话都没有说,林彦俊一直闭着眼,眼角的泪决了堤。



初心,大概就是美好得让人只要想起就能再坚定地继续走下去的信念,是让林彦俊时隔七年再次盈泪的回忆。



3 4 5 6 7 8 番外

评论(9)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