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少白头但是爱焗油

不甜不要钱

慢慢喜欢你 3

纪实向HE |  勿上升 | 已完结

1

2

*鬼屋那part有链接指向之前写的一个小甜饼 记得戳*



尤长靖走下飞机,扑面而来一阵热浪,才终于有了回家的实感。

拿完行李,他远远看到出口有一群静静等着的小姑娘,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脸抬到一个刚好的角度,笑着走了出去。有小姑娘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看起来有点累,他笑得眼睛弯弯说没事,昨晚没睡好而已。

回家行程粉丝们一向很乖,没有人要求签名合影,只纷纷嘱咐他好好休息。尤长靖坐进车里,抬手跟她们说再见。车子开动车窗上升,他看着渐渐下落的夕阳,靠在椅背上想,何止昨晚没睡好,这几天没有一天睡好了。


车子刚停定,车门就被拉开了。

“欢迎回来~”是妈妈。“怎么这么慢我要饿死了!”是妹妹。打开后备箱拿行李的是爸爸。

尤长靖下车,跟妈妈拥抱,顺手拍了拍妹妹的脑袋:“你不能再吃了,向我看齐减减肥好嘛。”

妹妹瞪了他一眼,转头进屋。

尤长靖跟爸爸妈妈一起笑着,心想难得她没说“不要~”,脑海浮现的却是林彦俊学他说话、闹他的样子,心里一酸。


妈妈做了一大桌菜,一家四口坐下一起吃饭。除了久违的美食之外,尤长靖也久违地听了一场主讲人是自己爸妈的生活情况汇报会。在他埋头吃饭的时间里,主讲人们从家里重新装修了一下有了哪些变化,讲到了朋友家新养了什么宠物,中间插播了一下他正在吃的菜的今日报价,最后小心翼翼地跳跃到亲戚家哪几个孩子结了婚要生孩子,然后假装很自然地cue到了妹妹。

“你妹妹那个男朋友谈得挺好的,很快就要准备结婚啦。要不趁这次你在家让他来家里一趟见一见?”

妹妹赶忙插嘴:“妈,来家里就算了,你又想做一堆菜撑死他?我们三个人就在外面一起吃一顿就好,对吧尤长靖。”

“都要嫁人的人了还这么没礼貌。”妈妈也算是默许了,转头看着尤长靖,“妹妹这样都是你给惯的。唉不说妹妹了,你最近怎么样啊?”

看到妹妹一脸幸灾乐祸,尤长靖才反应过来这个“怎么样”背后期待的答案应该不是他想简单说说的“挺好的”。

“嗯……你们是想问那个绯闻?没有的事啦。我记得之前有跟你们说过吧,只是合作而已。”

“哦这样啊……”妈妈的表情管理还是让他看出了一点失望。

爸爸在旁边说:“我们只是觉得可能有什么变化所以随口问问,你不用太在意啊。没有催你的意思。”

“我哥现在可是万千少男少女喜欢的人,还愁这个?诶话说哥你想吃什么,明天我们一起发挥一下真实水平,好好宰我男朋友一顿。”妹妹开着玩笑,把话题引回自己身上。

“你这样天天都想着吃,我真的有在担心你会不会被退婚诶。”

大家都笑。


晚饭接近尾声的时候,妈妈从厨房拿出了掐着时间煮好的椰浆饭。尤长靖吃着吃着有点失神。

出道后只有逢年过节才难得放假,大家也都选择各自回家,所以很早之前说好的邀请队友们来马来西亚吃正宗椰浆饭的约定到现在都没能实现,跟林彦俊在一起这么久也没能带他来自己长大的地方转转。他突然替林彦俊感到可惜,没有口福尝到这么好吃的椰浆fang。


晚饭后,所有的碗交给了装修新添置的洗碗机,爸妈看他一脸倦意,催他赶快休息。

洗漱完回到房间,尤长靖发现除了墙被重新粉刷过之外,屋内大部分东西都没有变化,跟他十多年前离家的时候一样。正当他觉得温暖,妹妹正巧路过,插了一句:“因为觉得你一年也回来不了几天,所以你房间装修的预算都匀给我了。”

“行~ 我再给你贴点都行。”尤长靖觉得回家真好,有家人可以说话、开玩笑、互怼真好。

睡前,他靠在床上划手机,先给陆定昊和经纪人报了个平安,然后打开跟林彦俊的对话框。看着他这几天每天晚上雷打不动的“晚安”,尤长靖想了一会,回了一条:我回马来西亚了,晚安。

他关掉灯,闻着床单被套上撒发的淡淡香味,觉得安心。


那天晚上他梦到了林彦俊,梦到他们出道那日凌晨的练习室。

每日每夜的练习让他累得想赶快回宿舍昏睡,但眼前的林彦俊让他放不下心。这种不放心的感觉他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有一点像不放心妹妹小时候放学一个人回家,有一点像不放心妈妈第一次一个人来中国看他,也有一点像初中时不放心喜欢的女生……诶?跟喜欢的女生有什么关系,他突然反应过来不能神游,提醒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帮林彦俊排练上。

Ending pose之后,尤长靖对看起来一脸紧张的林彦俊说:“这一遍我觉得很ok。”

林彦俊舒了一口气,然后像脱力了一样躺在地板上,闭眼休息。尤长靖在他旁边躺下,转头看他,他的眉头皱皱的,让人担心。

尤长靖突然很想抱抱他,像抱小时候的妹妹,像抱第一次来中国看他的妈妈。于是他翻身,右手搭在林彦俊左肩,下巴轻轻放在他右肩。那一瞬间尤长靖觉得这个拥抱和之前自己获得或给予过的每一个拥抱都不同,他感受到自己变快的心跳,一时间忘了开口安慰。


场景突然一转,到了去环球影城玩完鬼屋当晚的LA宿舍。尤长靖忧心忡忡地跟刚洗完澡的林彦俊抱怨自己在鬼屋玩得很丢人。林彦俊边擦头发边笑,看他一直唠叨个没完,走到他面前,突然把脸凑近。尤长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右眼上有柔软的触感,他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红成猪肝,心快要跳出胸腔。林彦俊轻轻抱住他,在他耳边说:“不丢人。要丢,也是丢的我、的、人。”

他的头发还没全干,有水滴落在尤长靖的脸上。尤长靖脑子一片空白,只想起物理老师说的蒸发散热的原理,他希望水能蒸发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久违的一个好觉。



4 5 6 7 8 番外

评论(10)
热度(262)

© 不是少白头但是爱焗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