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少白头但是爱焗油

慢慢喜欢你 5



纪实向 HE |  勿上升 | 已完结

1

2

3

4




尤长靖回复了林彦俊说好,然后定好了4月5号回上海的机票。

吃早饭的时候硬着头皮告诉家人。妈妈一脸遗憾:“啊你之前不是说这次回来可以多呆几天的嘛,怎么突然又后天就要走。”

“嗯……一起出道的队友说要一起庆祝,所以就……”尤长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点心虚。

“你出道纪念日好像从来没在家里过过吧?我和你妹妹好歹也千里迢迢去看了你出道呢。”妈妈佯装生气。

“跟队友一起庆祝也是应该的,又不是你们俩跟他一起出的道。”爸爸说了句公道话,转头看着尤长靖说,“等下次妹妹结婚回来多待一段时间。家里的亲戚也都好久都没见你了。”

尤长靖乖乖应下。


每年4月6号他都是跟林彦俊一起过的。由于两个人对于“做了什么才算在一起”这件事各执己见,实在理不清到底哪一天算是真正在一起,林彦俊说索性就跟出道纪念日一起吧,方便记也好做个幌子。毕竟一起庆祝出道几周年,怎么都说得过去。这个幌子也的确很好用,一用就用到了第七年。

在这个当口还吵这样的架,尤长靖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虽然林彦俊今天发来的信息等于举了白旗,但尤长靖也的确觉得自己在过去很长时间里都经常性忽略他的感受,觉得很内疚。

那七周年的礼物该送什么呢,尤长靖突然意识到时间紧迫,有点着急起来。这时妹妹来催他准备准备该出门了,尤长靖心想,那就等会刺探一下妹妹和准妹夫都互送过什么礼物来参考一下吧。


为了照顾需要控制体重的尤长靖,妹妹挑了一家日料,说多吃点鱼肉蟹肉不会胖的。然而一边吃着尤长靖就一边有点后悔为什么要让准妹夫请自己吃饭。一小部分原因是他们真的兄妹俩吃太多了他觉得账单会有点吓人,大部分原因则是,他觉得自己在发光,照亮宇宙的那种程度。

妹妹一直都是充满活力的类型,谈起恋爱来更是这样,尤长靖觉得她的眼里不停发射着粉色泡泡。他们坐在他的对面吃饭聊天,甜蜜互怼,偶尔还互相抛梗笑得东倒西歪。尤长靖也跟着笑,倒不是因为能完全get到笑点,而是在那个氛围下,他的嘴角就不由自主地上扬了。如果不是妹妹偶尔cue他一下,他甚至觉得自己只是一个看着爱情喜剧吃着饭的过路人,于是他身为电灯泡在内心里对男主角感到深深的抱歉。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妹妹专心吃饭的空档,尤长靖抛出了问题:“诶所以你都送过我妹妹什么她就愿意嫁给你啦?”

“诶尤长靖你这话说的,我是那种会为了物质出卖自己的人吗?”妹妹饭都来不及咽,就着急忙慌地反驳。

“你是啊。”身旁的未婚夫宠溺地看着她,拍拍她的背让她慢慢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你答应嫁给我还不是我一个包一个包堆出来的。”

“诶你不能让我在我哥面前保持一个不为包包折腰的形象吗?”

对面开始进入第二轮打情骂俏,尤长靖觉得还是不要继续问下去了。


其实这七年来他和林彦俊也互相送过不少礼物。但仔细想来,除了刚在一起的那两三年送了什么“抱着睡觉就像抱着我的兔子”、“一起装聋作哑吧的墨镜”、“甜不过你的巧克力”、“把你拴住的皮带”、“要在一起一辈子的杯子”这些情侣送礼清单上的热门选项,其他时候两个处女座都更倾向于实用主义的礼物,缺什么买什么,送礼的时间也不一定要挑情人节或纪念日。比如刚从宿舍搬出来准备一起住的时候林彦俊送的一台超大双开门冰箱,比如尤长靖solo专辑见面会的时候收到了一支订做的麦,比如林彦俊在冬天演戏时收到的各种暖手暖脚暖身子的暖暖大礼包,再比如林彦俊第一次演男主时收到的一块可以直接带进组作为日常配饰的大金表。

道歉礼物送一个包?尤长靖想了想那个画面,觉得太不真诚,还是算了。

果然,从他们这种热恋小情侣身上得不到什么有效建议。


饭后准妹夫有事先走了,妹妹拉着他去商场,指着一楼一个个blingbling的店面说:“尤长靖走走走,快帮我挑挑看婚戒。”

“婚戒你去找你老公挑啊,找我干嘛。”

“找他挑他就会说让我选我喜欢的就好,但我也不想他太迁就我。万一他心里觉得不好看又不好意思说出来,那不是很尴尬。所以我打算先挑几个我喜欢的备选,然后再让他从里面决定一个。”

尤长靖很惊讶地打量了妹妹一下,夸道:“不错嘛你,现在都会为别人着想了。”

“因为我喜欢他呀~”妹妹笑得很甜,带得尤长靖也笑,笑着笑着又有点惭愧。好像在恋爱这件事上,妹妹反而是老师呢。


挑完备选婚戒回家的路上,妹妹挽着他手臂,假装很随意地问:“诶尤长靖,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不开心?”

尤长靖的身体僵了一瞬,也知道自己瞒不过妹妹,只好说个大概:“嗯……算是吧。还好,没什么大事。”

“我觉得你这次回来,有点像你小时候背着爸妈自己偷偷跑去参加唱歌比赛,被发现之后还被大骂了一顿的那次,整个人有点迷茫。”

“诶?”

“就是你还写了检讨书,后来爸爸终于同意让你学唱歌、参加比赛的那次。那次之后我就没见过你这个样子。”妹妹摇着他胳膊,“所以这次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我帮你揍他去。只要不是爸妈,我就都敢揍。”

“你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成天揍来揍去的。”尤长靖拍拍她脑袋,说,“没谁惹我,就是觉得自己有些事做得挺不好的,跟自己生气。”

妹妹笑得一脸狡猾:“你当我没见过你跟自己生气的时候啊。行了你不想说我也不问了,但我觉得吧,你可以让那个惹你的人照着你抽屉里那封十几年前的检讨书,也给你写一张,然后你再原谅他。”

“闭嘴啦。小孩子瞎提什么建议。”尤长靖故意板起脸,心里却在想,检讨书?这个想法好像还不错。


这天晚上,回完林彦俊的晚安,尤长靖打开抽屉,在一个已经生锈了的铁盒子里翻出了已经泛黄的检讨书,字迹稚嫩,还有一些看起来理直气壮的错别字。他一边看一边笑,觉得写这封检讨书的自己又天真又勇敢,但也像妹妹说的那样很迷茫,因为那时候的自己并不知道爸爸妈妈是否会给予支持。

他想到林彦俊,想到他一直无条件帮自己保有着那份天真和勇敢,想到他信息里没有明说却弥漫在字里行间的牵挂。

七周年礼物,就送一封信吧。一封有忏悔也有展望,告诉你我坚定心意的love letter。




———————————————————————

最近文风转甜,感谢正主每天给我塞糖。


6 7 8 番外

评论(10)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