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少白头但是爱焗油

慢慢喜欢你 6

纪实向HE |  勿上升 | 已完结

1

2

3

4

5




林彦俊有点心塞。

连续拍摄了二十多个小时终于杀青了自己的所有戏份,加上相处得很好的剧组成员们还把男三杀青庆祝仪式办出了男主杀青的规模,再加上马上就可以回家了,他本来是应该很开心的。但是当他在天蒙蒙亮的时候终于有空独处的时候,看着手机,心情还是无可奈何地晴转多云了。

尤长靖虽然开始回自己的信息,但走的完全是惜字如金的路线。“好”、“晚安”这种过于精炼的回复,甚至让他开始怀疑之前聊天记录里那些一大段一大段的文字和语音和动不动就一小时以上的视频/语音通话记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洗完澡,林彦俊躺在床上,翻之前的聊天记录。放着尤长靖发的好多条语音,林彦俊心想自己可真够双标的,懒得听别人发的哪怕5秒的语音,却每次都鼓励尤长靖发一段一段的语音,哪怕是59秒那种——文字看不出情绪,但我想知道你跟我说这些事的时候你都是什么样的心情。

手机还拿在手里,他带着笑容睡着,在梦里坐上了时光机,终于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第一个梦跟他睡前正在看的聊天记录有关。是林彦俊出发进这个剧组的第一天,他们原定的最后一场巡演结束的隔天。

那天凌晨四点,林彦俊在感受到振动的5秒后才反应过来按掉闹钟,花了一点时间才让自己从昨天庆功酒的后劲中清醒过来。他按了按太阳穴,想,还好昨天喝了点酒,若是平时,尤长靖一定比他先被闹醒,而现在他只是翻了个身,没有被吵醒的迹象。主唱总是最辛苦的,应该多睡会。

林彦俊轻手轻脚地下床、洗漱,忍住kiss goodbye的冲动,拿好提前准备好的行李出门。车快开到机场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是本应还在熟睡的尤长靖。

“你到哪了?怎么没叫醒我?”声音听起来有刚睡醒的沙哑,但是又很着急的样子。

林彦俊不自觉地嘴角上扬:“看你睡得很香就没叫你。xx哥来接我,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那你到哪了?到机场了吗?”

“大概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吧。放心,不会误机。”

“那……你在机场等我一下。你有东西忘带了,我帮你拿过来。到了机场告诉我停车的地方。”尤长靖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就把电话挂了。

过了一会发来一条语音:“一!定!要!等!我——!”

林彦俊仔细回忆了一下,实在想不出自己照着整理清单准备的东西能落下什么。但听着这语气,林彦俊想了想还是拍了拍正在前排开车的经纪人,说:“我有东西忘带了,一会儿尤长靖给我送来,我们先在地下车库停一下吧,反正时间还早。”

经纪人应下,把车停好之后,拿了证件和箱子先去航站楼办值机。

清晨的路上没什么车,尤长靖凭着自己过硬的驾驶技术,很快也到了机场停车库。“怎么走也不说一声!”

林彦俊看着他睡衣也没来得及换,只随便套了个外套,打开车门让他坐上车,一边笑一边说:“什么东西这么重要,一定要跑过来送?”

尤长靖突然有点呆住,脸慢慢开始有点红。“呃……就……啊对!”他掏出口袋里的眼罩,递给林彦俊,然后发挥了主唱的肺活量说:“怕你在拍戏间隙没时间回房间睡觉的时候因为有光睡不着所以就决定把我的眼罩借给你!不然你休息不好黑眼圈就更重那拍出来的戏就没法看了。”

这回轮到林彦俊呆住,但是他只呆了一秒。后来的对话,就被他自然地转移到了互相叮嘱的道别模式。

Goodbye kiss之后,看着窗外已经等了几分钟的xx哥,林彦俊捏了捏尤长靖的脸,说:“开车回去路上当心,到家报平安。我走啦。”下车之后走了几步又突然回头,坏笑着看着刚回到自己车上坐定的尤长靖,摇了摇手里拿着的眼罩。尤长靖冲他摆摆手,掩饰自己突然的心虚。

是送眼罩还是送人,谁心里还没个balance呢。

飞机临起飞的时候,手机上来了信息,是尤长靖发的文字:到家了。以及,确定了巡演会加安可场,很快就会再见啦。

林彦俊不知道,带上眼罩闭目养神以为掩饰得很好的自己,早就被深深的酒窝出卖了。


第二个梦是在香蕉九人团出道后两年多,算是他们最红的时候。那个时候林彦俊已经开始有意在公众场合减少和尤长靖的两人接触,开始更均衡地跟队里的其他成员互动。他们也不经常走在一起,往往是尤长靖和陆定昊走在前面,林彦俊则跟李若天林超泽一起走在队尾。

那一天林彦俊脸有点黑,因为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到跟师妹团的合作舞台的问题,尤长靖的回答是:“跟漂亮的妹妹们合作大家都很开心呀。”

在准备排队等着上保姆车的时候,尤长靖悄悄塞了一只蓝牙耳机到林彦俊的手里,然后不动声色地走回了前排。虽然在不爽,但林彦俊还是接了下来,戴上耳机,然后戴上了他黑色连帽衫的帽子。是一首意料之外但又好像很情理之中的歌。

“等不到双子座流星雨 洒满天际  先点燃九支仙女棒代替  最灿烂不一定要许多 钻石黄金  看你眼睛 有幸福的倒影”

林彦俊抬头看了前面一眼,发现尤长靖在回头偷瞄,感受到被发现之后又马上转回了头,跟着歌一起轻轻摇头晃脑。旁边的陆定昊几不可察地摇了摇头,然后很专业地带着尤长靖一起在上车前和等在一边的粉丝们微笑挥手。

嗯,陆定昊这个人,还是蛮懂的。林彦俊在梦里,再一次认真地感叹了一下。


第三个梦,林彦俊自己在梦里也想了一会才发现是出道以前的香蕉。公司后来搬到有更大练习室的地方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回去过那个真正意义上梦开始的地方。

那是一个雨天。大家打着伞从练习室一起走回宿舍。

有调皮的成员喜欢互相撞伞玩,尤长靖一边嫌弃“你们多大啦”,一边也不亦乐乎地加入到撞伞的战斗中去。然而他高估了自己的战斗力,因为撞伞这件事,伞撑得越高的人才越有优势。

林彦俊看着他被弟弟们左右夹击撞得东倒西歪,然后突然一个箭步躲到自己身后,还向着其他人喊“你们赖皮,不跟你们玩了!”

玩得正起劲的人哪肯,一群人一起举着伞向他们两个冲过来打算乘胜追击。

这时候闹铃突然响起,林彦俊一身冷汗地醒过来。清醒了一下,才后知后觉其实没什么好怕的,因为自己的冷峻人设在那时候还没崩,只靠一个眼刀就把大家给吓退了。两个人成功避开了一场大战,尤长靖回到宿舍还一直笑得很甜地跟他道谢。他也只能点头,毕竟对着这样一张笑脸,他说不出自己只是因为练习没有提升所以心情不好,也并不是故意帮他的这个事实。

林彦俊突然很后悔,后悔自己当时没有趁这个机会跟尤长靖早一点变熟,没有早一点看出他对自己的习惯性依赖,和自己心底里对于他的依赖的,欲罢不能。

又或者至少,现在更加看清这一点,也不晚。


“喂,妈妈。”

“你都多久没打电话来了,还记得有我这个妈啊。”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倒是开心多过抱怨。

“我这几天拍戏嘛。不是都有发讯息跟你报备。”

“好啦知道你辛苦。怎么突然想到给妈妈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妈,你之前说,要我赚的钱都给你花。那,是不是只要做到了这件事,其他事情你都随我?”



6 7 8 番外

评论(4)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