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少白头但是爱焗油

不甜不要钱

慢慢喜欢你 7


纪实向HE |  勿上升 | 已完结

1

2

3

4

5

6




这一觉尤长靖睡得不太好。

虽然决定了周年礼物要写信,但要在不被其他人发现的情况下在两天内写完,他实在是对自己的写作水平感到担忧,这晚做的梦更是压垮他信心的最后一根稻草。他连续梦到了自己的小学、初中和高中的中文老师,他们看着他写的作文,眉头紧锁,不停摇头,好像是什么名医见到了自己也无法救治的绝症患者一样。

于是尤长靖醒来的时候,心情又悲伤又焦虑。虽然他安慰自己那只是个梦,但也改变不了deadline近在明天的紧张感。


妹妹昨天是特地请了假陪他的,今天需要照常上班,尤长靖在心里暗暗叫好,然后以自己要写歌词为由借来了她的笔记本电脑,顺理成章地躲进了房间开始码字。至于为什么不选择手写,那是因为他实在不想再用字迹毁了一封本来也不会有什么文采的情书。

“林彦俊:你好!展信佳。”尤长靖想了想这好像是中文老师教的标准开头,但又好像有点傻。于是他删掉几个字,改成了“林彦俊:好久不见。”嗯,这样看起来比较煽情,会比较像个情书的开头吧。

“首先,我想要先向你道个歉。”尤长靖忍住了直接引用自己之前的检讨书里“向你致以诚挚的歉意”的冲动,觉得还是口语化一点会比较好。他一边参照自己以前的检讨书,一边根据对方风格和适用程度进行改进,觉得自己这些年来还是有一点进步的。

“这几天我有认真在想自己之前做的事、说的话,我觉得在很多事情上我真的都太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了……”


“长靖,你歌词写得怎么样了?有空陪妈妈出门买个菜吗?”妈妈在敲门。

“有空。你等我换个衣服。”尤长靖关上才写了个开头的文档。林彦俊虽然重要,妈妈也还是要陪的。

走去菜场的路上,妈妈边走边跟他回忆以前沿路都是什么店铺,这几年整个城市又有了什么变化。说着说着,自然就说回到他的,虽然算不上叛逆但是却很固执很坚持的小时候。

“你还记得吗,当时爸爸不让你去参加唱歌比赛的决赛,你就坐在那个马路沿上,看着他们的宣传车开过去,也不哭,就坐在那里看。你平时可是很爱哭的。当时我就想,你认真了。”

尤长靖看着已经跟以前很不一样的马路沿,很感慨。他一直觉得让爸妈操心是不对、不孝的,但自己又的的确确没少让他们操心:“对不起啦妈妈,那时候我一心只想要唱歌,没考虑那么多。”

“你那时候才几岁,能考虑到什么,我们没有在怪你啦。不过,要说对不起的话,还是跟你爸爸说吧。他对你,可比我对你要上心多了。”

“诶?”

“他答应让你去练唱歌之后,你每次很晚回来,他都有到小区门口等你,看到你回来就赶快先你一步进家门。你那时候满脑子只想着唱歌,完全没注意到吧。”

尤长靖有点懵,他虽然一直都很感激爸爸对于自己唱歌这件事从一开始的反对到慢慢接受再到后来的支持,但从没想到自己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你回去之后别说我告诉你的啊,不然他该不好意思了。”


回到家吃完午饭,尤长靖回到房间坐在桌前回想妈妈的话,想努力从自己的记忆里找出体现爸爸关心的蛛丝马迹,无果。他打开电脑,正准备开始继续写信,突然意识到,是不是对于林彦俊,他也是这样的呢。因为把他当作最亲密的人,对他所做的都习以为常,所以那些该被注意到的用心,都被自己一一忽略。又因为把他当作最懂自己的人,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不需要解释都会被理解,所以那些应该解释的事,才会慢慢堆积起来让他们离对方越来越远。

他突然很丧,觉得自己都年过三十了,却连身边最爱的人们都看不明白。

“爸,妈,我歌词写不出来,出去走走,找找灵感。”


尤长靖回到家时,是已经下班到家的妹妹开的门,看到他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马上就嚷嚷开了:“爸!妈!尤长靖给我们买礼物啦!”

尤长靖无奈地摇摇头,先把一个装着包的袋子递给妹妹:“呐,男朋友欺负你的时候,记得还有哥哥。”

“哇——!原来你昨天问他送过我什么就是为了给我惊喜!尤长靖,啊不,哥,你也太好了!爱你!”妹妹拆开盒子兴奋地快要原地旋转跳跃。

“爸,妈,这是给你们挑的两套比较正式的衣服,毕竟这只小猪快结婚了,总有场合用得上。尺码我也不知道合不合适,店员说不合适可以拿回去换。”

妈妈虽然嘴上说着“啊呀你花这些钱干什么”,笑得却比谁都灿烂,瞟见尤长靖手上的运动品牌的袋子,问,“诶你那个袋子里是什么?”

“哦,这是给你和爸爸的羽毛球拍和球鞋。爸爸不是爱打羽毛球嘛,我看装备也该更新一下,就顺路买了。想让你有时间也陪他一起动动,所以就买了双份的。”

爸爸显然对球拍球鞋的兴趣多过于正装:“来,让我现在就试试!”

趁大家都在客厅里欣赏着自己收到的礼物,送礼人悄悄拿着手上最后剩下的一个小袋子走回房间,放进了行李箱。


晚饭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半饱时妹妹提议一起喝点小酒。

尤长靖端起酒杯:“爸,妈,我代表我和妹妹敬你们一杯。我们俩都不是什么特别省事的孩子,都喜欢唱歌跳舞,难为你们一直这么支持我们,任着我们的性子来。这么多年,你们辛苦了。妹妹快要嫁人了,我也不经常在你们身边,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们也会尽可能多回来看看。”

妹妹在旁边戳了戳他:“哥……明天还有一顿饭呢,干嘛说得跟临别赠言一样。”

“没有啦。我就是觉得,感谢的话,关心的话,都要说出来大家才知道啊。”

妈妈笑得很开心,爸爸的脸有点红,不知道是因为酒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还有一件事,就是,爸、妈,我跟那个女歌手真的没什么,但其实,我有很喜欢、也喜欢了很久的人。”没给人接话的时间,尤长靖一口气说了下去:“这么多年来你们总跟我说,你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我们都会支持。但这件事,我真的没把握能不能得到你们的支持。”

尤长靖说完这句话,感觉心里压着的石头终于松动了一点。但这一点点松动,是以给家人心上压上了重重的石头为代价的。

妹妹先反应过来,说:“你还嫌我们这段时间操的心不够多?这事等你回来参加我婚礼的时候我们再讨论吧。先干杯祝我终于要嫁人啦!”

大家兴趣缺缺地碰杯,然后半沉默地吃完了后半顿饭。谁都没有再提起刚刚的话题。


妹妹敲门进来的时候,尤长靖刚理完回上海的行李。

“他们已经关门睡了。但我猜,他们今晚是睡不着了。”

尤长靖看着妹妹,不知道该说什么,叹了口气。

“你明天还是就当没说过这话吧。不管怎么样,你这也算给他们打了个预防针,总比万一哪天他们通过新闻知道来得强。”妹妹拍拍他的背,“不过看到你这样我倒挺开心的,比你前两天失魂落魄的样子好多了。”

那天晚上,他拉着妹妹久违地进行了有营养有深度的谈话。直到妹妹困得不行,看到桌上的电脑就随口找了个借口:“你现在应该很有灵感吧,快去写歌词!我就不打扰你了!”

尤长靖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只有三行字的文档界面,决定破罐子破摔睡醒再说。


临睡前看手机,除了林彦俊的“晚安,明天见。”之外,还有一条来自陆定昊的“你一定要跟8和好啊!不然你会后悔的!”

他累得两条都没来得及回就睡着了,睡着前一刻脑子里有好多想法:一定要等我写完情书再见!陆定昊你到底是谁的朋友?后悔什么的不存在的,他不跟我和好才有得他后悔……



8 番外


评论(7)
热度(154)

© 不是少白头但是爱焗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