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少白头但是爱焗油

不甜不要钱

慢慢喜欢你 8 (已完结)



现实向HE |  勿上升 | 已完结

1

2

3

4

5

6

7




从外地回到上海后约了香蕉家人们聚餐、到半夜才散,这直接导致了林彦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4月5日下午两点半。时间过得这么快,他既开心又有一点紧张。躺在床上打开微博,想看看尤长靖今天穿了什么,但当刷到机场图时,林彦俊心里的紧张情绪突然膨胀——机场图里,尤长靖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

其实谁也不能笃定地说尤长靖不开心,因为所有的机场图都看不出他的表情——他戴着黑色帽子、口罩和墨镜,只在几张图里能看出有简单地跟粉丝挥挥手。平时再累也会跟粉丝好好问候的人,今天以这样的状态回来,林彦俊不自觉地心慌。



尤长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被爱、被保护的,一开始是被家人朋友,后来多了粉丝,也多了林彦俊。他七年前在公众面前忍住眼泪说过何德何能的话,而在那以后的时间里,他也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自己被给予的爱意远超过自己的想象。比如每次拆开粉丝的信和那些他自己都舍不得买的衣服鞋子包的时候,比如林彦俊默默为他做很多事的时候,比如刚刚,他跟家人告别,听到他们说的话的时候。

他临出门前照惯例跟家人一一拥抱,妈妈也照惯例唠叨他要好好照顾自己。妹妹抱住他,拍拍他的背,说的是“我希望你过得开心”。而欲言又止了一早上的爸爸说:“你想做的事就去做吧,我们不一定理解,但你决定了我们就支持。”

随着年纪的增长,尤长靖自觉泪点是有变高的,但刚刚听到的那些话完全让他丧失了控制眼泪的能力。他觉得自己近期所有的眼泪大概都在去机场的路上流完了。他自责让父母操心,也开心自己终于不用在家人面前掩藏什么,又庆幸帽子口罩和墨镜都正好带着,可以遮一遮任谁看都是刚大哭了一场的脸。

飞机起飞,他打开随身的背包准备把墨镜换成眼罩,看到包里放着的装着礼物的小袋子,嘴角上扬。一会儿见吧,林彦俊。



就在尤长靖问空姐要了一些冰块想办法偷偷敷眼睛的同时,林彦俊正在被香蕉的另七位拷问。

在前一天晚上刚建的八人群里,各个角度的机场图刷了屏。

陆定昊:“你又对尤长靖干了什么!”

其他人纷纷复制粘贴表明态度。

林彦俊:“这话应该我问你吧,昨天不是只有你跟他有联系?”

陆定昊:“我可是违心地帮你说了好话!你不要狗咬吕洞宾!!”

林彦俊:“所以你现在是在说我是狗?”

其他人:……

陆定昊:(自己的白眼表情包)你自求多福

林彦俊生气地放下手机想,你们不帮我,我也能自己搞定。



尤长靖飞到上海已经是晚上近十点,出关的时候帽子口罩眼镜仍然是一样不少,不过这次只是为了不暴露在不算短途的飞行过程中,因为准备情书而没休息好的事实。

从粉丝发的接机微博来看,他有跟大家认真打招呼,也有叮嘱她们回家注意安全。林彦俊稍稍放下心来,给尤长靖发了一条信息:“快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到车库接你。”

很快收到回复:“今天可能有粉丝跟车,我自己上来就好。”

“那你先到我家来,我有话跟你说。”

“好。”



晚上十一点多,电梯门在林彦俊家的楼层打开的时候,尤长靖其实还没想好要什么时候按门铃、要怎么开口说第一句话。抬头看到电梯门外等着的林彦俊,他的心漏跳了一拍。林彦俊看着他,没说什么,很自然地拿过行李箱的拉杆,走在他前面,开锁,进屋。尤长靖深呼吸调整着自己已经不听话的心跳,跟在后面进屋,脱鞋,放下包。

林彦俊放好行李箱,转身看着离自己两步远的尤长靖,张开手臂:“过来。”

尤长靖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那两步走得仿佛空气都凝住了一样。但当他投入那个久违的怀抱,紧张感又完全消失。这个拥抱的感觉太过熟悉温暖。他明白这个拥抱就算是和好,算是互相道了歉,算互相妥协。他抬起下巴,轻轻搁在林彦俊的右肩上:“我好想你。”感受到对方手臂收紧,他觉得温暖又安心。

林彦俊放开尤长靖的时候,正对上他的笑眼。于是他也笑,一边笑一边凑上去吻尤长靖右眼皮上的痣。他们默契地接吻,然后靠着对方窝在沙发上。

“你不是有话跟我说?”尤长靖笑着打破沉默。

林彦俊揉了揉尤长靖的头发:“等会去你那再说吧。”

“那,我有话要先说。”尤长靖起身去拿背包,掏出自己的手机,“应该说,我有给你写一封信,里面有要对你说的话。但是实在是时间有点赶,所以,我airdrop给你?”

林彦俊觉得这个态度不太ok,但好奇心还是让他忍住吐槽的冲动,拿出手机接收。


打开文件,印入眼帘四个大字——“情书大纲”。尤长靖在旁边解释说:“不好意思实在是时间不够加文笔不好,你大概看个大纲,了解一下意思就行。”

「1. 第一部分(检讨书)中心思想:很抱歉,让你因为我感到失望和难过。


  2. 第一部分具体内容:

  1> 因为太习惯你的照顾,所以忽略了很多你的付出;

  2> 旧的绯闻会去澄清,以后再也不会有绯闻出现;

  3> 希望你心里有什么事都能随时告诉我,不然我有时候迟钝就发现不了;

  4> 我心里有什么不开心也会都告诉你,我们好好沟通。


  3. 第二部分(情书)中心思想:情书的中心思想还能是什么……


  4. 第二部分具体内容:

  1> 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

  2> 虽然有时候我也觉得有点烦……」

林彦俊看到这里,抬头冷眼看他:“你觉得我很房哦?”

“是烦啦……不是房。”尤长靖看了一眼他的表情,觉得普通话还是改天再纠正吧,“啊呀你先往下看。”

「……

  2> 虽然有时候我也觉得有点烦,但我知道你真的有很在意我;

  3> 以后所有的情歌都会想着你唱(虽然以前也是);

  4> 希望你有什么事都能告诉我,不要再自己承担,什么都不说;

  5> 之前我以为只是因为跟你在一起觉得开心,所以想跟你待在一起。这几天慢慢觉得,有你在的地方才是我觉得最安心的地方。」


尤长靖一边看着林彦俊的表情多云转超级晴,一边悄悄从背包里拿出已经有点被压皱的小袋子藏在身后,小声提醒林彦俊:“下一页还有。”

林彦俊往下滑,手指顿住。尤长靖看着他的表情,觉得自己要心跳骤停了。

因为最后一页的内容是:

「I love you. 

  Would you marry me?」


尤长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林彦俊此时的表情,因为他看起来震惊中还有一点崩溃,这跟尤长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他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心脏真的要受不了了,于是干脆掏出袋子,拿出里面的戒指盒,但还没等他打开盒子就被林彦俊按住了手。

“等一下等一下……”林彦俊想了一下,很诚恳地抬头问,“你……能不能先收回去?”

现在轮到尤长靖震惊和崩溃。“哎我为了你差点被我爸扫地出门,你这什么意思?”


林彦俊低头,咬了一下嘴唇,然后吹了吹自己的刘海,像在下什么决心。之后他握着尤长靖的手打开戒指盒,看着他的眼睛说:“给我戴上吧。”

戴完戒指,林彦俊把尤长靖抱在怀里,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你等下不能笑我。”

“什么等下?为什么要笑你?”尤长靖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想看看林彦俊的表情,但怀抱箍得太紧他挣不开,于是偷笑着安慰:“没事没事,你都是我的人了,我不会笑你的。”

听到这句话,林彦俊觉得更崩溃了,抱着尤长靖深深叹了口气。

尤长靖很想以哥哥的姿态摸摸他的头,但被圈在怀里只能蹭了蹭他的脖子:“好啦,我们上楼吧,我记得家里还有一瓶红酒,我们开了庆祝一下。诶对了,你不是还有话要跟我说?”

“好,我们上去。”林彦俊松开他,一手牵着他一手去拖行李箱。尤长靖觉得他脸上的表情有一点,视死如归?



按完密码、房门打开一条缝的那一瞬间,尤长靖突然警觉起来,因为屋里的灯亮着,好像还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他赶快躲到林彦俊后面,只见后者淡定地拉开门,屋里传来嘭嘭嘭几声手拉礼花的声音,然后是不太整齐但是超嗨的“Happy Anniversary!”

尤长靖探出头,看到七张再熟悉不过的脸,笑起来,跑进屋里:“你们怎么会在!”

“因为某人要给你策划惊喜呀。”“不过你们俩怎么这么磨唧我们都快等睡着了!”陆定昊和李若天一人一边拉着尤长靖往客厅走,一边走还一边打探刚刚他们在楼下和好了没有,怎么和好的。尤长靖看着他们神秘地笑:“我们可不止和好哦。”

还没等他们来得及追问这个“不止和好”的意思,那边五位发出了起哄的声音,尤长靖转头,看到林彦俊低着头走过来,手上拿着,一个戒指盒。他终于知道了林彦俊之前所有反常举动的原因。



尤长靖笑着看着林彦俊走近,跟自己对视:“我本来准备了很多话要说。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我就问那一句吧。”林彦俊单膝跪地,打开戒指盒,抬头看他:“Darling, would you marry me?”

尤长靖看着他,笑得眉眼弯弯,点头,伸出左手。

嘭嘭嘭又是一阵手拉礼花在响。大家围过来跟他们拥抱、道喜,顺带吐槽:“什么叫现在这个情况,你昨天晚上准备的稿子呢?”“这么随意的求婚能答应你的也就尤长靖了。”“尤长靖你不能就这么放过他,得让他什么时候再给你补一个。”“尤长靖你就这么开心?小心笑得脸抽筋啊。”

尤长靖笑着用左手举起林彦俊也戴着戒指的左手,说:“你们不觉得,我挑戒指的眼光比他好吗?”

两枚无名指上的戒指在灯光照射下很显眼也很搭。大家七脸懵逼。林彦俊默默低下头。


“所以……8哥你准备了半天,结果被尤长靖抢先了???”陆定昊先反应过来,笑倒在沙发上,“哈哈哈哈哈哈尤长靖你太棒了我爱你!”

其他六人也都纷纷感叹,加入嘲笑林彦俊的行列。

林彦俊苦笑,看着尤长靖:“你答应过不笑我的。”

尤长靖歪头看他:“我没有笑你啊,我只是,很开心而已。”



那天晚上送走大家,林彦俊和尤长靖瘫在沙发上。

尤长靖用胳膊碰碰林彦俊:“你说你准备了很多话,现在说吧。”

“尤长靖,我好爱你。”

“干嘛一上来就这么肉麻。”尤长靖小力拍他,“就这么一句?”

“哦还有,我为了让我妈同意,答应她把赚的钱都给她。所以,你以后要养我。”

尤长靖愣了一下,然后伸出左手跟林彦俊的左手扣在一起:“你是我的人啊,我当然要养你。”



睡前,尤长靖听着浴室里不断的水声,心想,这样就很好。有漫漫的余生可以慢慢一起过,慢慢找到最适合两个人的相处方式,慢慢更爱对方。


林彦俊洗完澡走出来看到正在发呆的尤长靖,爬上床搂他入怀:“在想什么。”


“在想我情书的中心思想。”尤长靖抬眼看他:“林彦俊,我好爱你。”






——————————————

终于写完了我的第一篇文。谢谢看到这里的人。

这篇的初心是,我觉得真正相爱相知的两个人,可以以他们的性格和能力,通过沟通、尝试,找到面对所有潜在阻碍的解决方法,一直走下去。

慢慢喜欢你这个题目是在很早以前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取的,虽然后期总觉得自己写得有点偏题,但也不想换掉这个题目。因为在我看来,他们之间就是慢慢的,很日常的相处方式。我喜欢这种慢慢把对方揉进自己生活甚至生命里的相处方式。

希望现实中的他们也能一直像现在一样,好好的。


番外

评论(17)
热度(325)

© 不是少白头但是爱焗油 | Powered by LOFTER